这样的NBA球队老板再也不会有了

03 11月, 2022 0 comments
ybvip ybvip

NBA里的老板不全是一个样子,像萨尔沃(太阳老板,这个title前很快要缀以前字了)和斯特林(前快船老板)这种不让人省心的,都属于个例,

其实大多数的球队老板都很好,不乏库班、鲍尔默这种对篮球充满热情的商业精英,他们大多是务实派,但要说到最具有嬉皮士精神的老板,首推76人前总裁帕特-克罗斯。

嬉皮士是英语Hippie或Hippy的音译,主要指的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反叛主流的那一拨人,垮掉的一代是主要力量,后来演变成追求信仰自由、生活独立,但方式又非常规的一类人,可褒可贬,其核心要义就是要反叛要自我要非主流。

说到这,NBA里真的有一大批一大批人能对上号,罗德曼、阿泰斯特、JR史密斯个个都是混不吝,但在老板界,看着吊儿郎当的可真不多见,看着玩世不恭但还能成事的更不多见,克罗斯算是独树一帜了。

克罗斯生于1968年,他的青年时代嬉皮士已经渐渐没落,但它还是多多少少给后人带来影响,比如菲尔杰克逊就是其中一个典型代表,他年轻时打球就留着一头长发,私下里总是穿着花花绿绿的衬衫,到老了,仍留着有型的胡子,特别有范儿,媒体爱称呼他这种人为21世纪的嬉皮士,但仅仅从形象上去定义一个人太肤浅了,

克罗斯则不一样,即使他规规矩矩地穿着西装革履,他的内心深处依然是一个不安分的、躁动的年轻人,像个rocker和fighter,从他和艾弗森的关系上就可以窥见一斑。

克罗斯和艾弗森私交甚笃,艾弗森在2016年名人堂典礼上还特意隆重感谢了克罗斯一番。他们不仅仅是雇佣关系,更像是好朋友、好兄弟,甚至更像父子,媒体曾经把克罗斯比作艾弗森的白人父亲。

克罗斯的疯狂名声在外。他是搞怪大王,迷恋蹦极,长于游泳。他会驾驶直升机在海面上盘旋,探出头来大喊大叫。有时候他一时兴起心血来潮会在午夜骑着他的哈雷摩托载着艾弗森兜风,轰鸣声大作。试问哪个老板可以如此地毫无顾忌?况且,在21世纪初,一个白人精英分子和黑人球员过往从密,本身就是极为另类的一件事。

而且他特别钟爱飙车,哪怕在四十多岁发生车祸险些截肢也无法湮灭他的热情。他曾经用蹦极的方式从球场上空降落到第一联合中心场地上。他曾经用爬桥的办法激励球员奋斗……。他一生只信奉一句话:不被艰苦的境遇击败,人生的风景才绚丽多彩。

所以我们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艾弗森和克罗斯能玩到一块儿去了,因为本质上他们就是一路人,这分明就是两只伟大且放浪形骸的灵魂的相见恨晚,所以索性让肤色、种族一切世俗的东西都见鬼去吧!

而且克罗斯比艾弗森年长17岁,有着丰富的人生阅历,在艾弗森的NBA生涯里扮演着非常重要的指导者的角色,艾弗森单亲家庭长大,父爱缺失,克罗斯一定程度上填补了这个空缺,说他是艾弗森的父亲也不算过分。

都说艾弗森年轻时顽劣,克罗斯年轻时简直不遑多让。克罗斯是移民二代,生于费城工薪家庭,年少时热衷于在街头和酒吧流连忘返,常常留着光头,一米八的个头,身材瘦长但体格健壮,左前臂文着一艘色彩缤纷的海盗船。他是空手道黑带三段,而且有暴力倾向,刚上大学就因为把宿舍管理员打到住院被开除。

顽劣归顽劣,但终究克罗斯是个头脑活泛的聪明人。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健身潮袭来,二十多岁的克罗斯敏锐地嗅到了商业机会,果断去了学校学习运动训练和身体理疗法,很快就成为了费城商界精英的训练师和理疗师。他的客户里有很多体育明星,NBA巨星朱利叶斯欧文、摩西马龙都曾是座上宾。

偶然的机会,他在费城干线大厦地下室教人练空手道时认识了一个大学生哲伊斯奈德,这个大学生来头不凡,他的父亲艾德斯奈德是棒球俱乐部费城飞人队的老板。搭上这条人脉,是克罗斯发迹的第一步。

克罗斯颇具商业头脑,仅仅用了十余年的时间,就成了亚当肖华口中的“费城体育界的先驱”,旗下拥有全美仅次于AT&T的第二大通讯传媒集团康卡斯特、2支冰球队、1支电竞队与1支室内曲棍球队和遍布全美11个州的40家体能训练中心。1993年,克罗斯以4000万美元的价格打包出售了40家训练中心,开始着手更大的计划,那个计划就是进军NBA世界。这也为他日后收购费城76人队和邂逅艾弗森奠定了基础。

1996年4月,连续5年没有进入季后赛的76人队被老板哈罗德卡茨挂牌出售。各路财团闻风而动,其中就包括艾德斯奈德、克罗斯共同组成的大财团。为了达到目的,克罗斯不厌其烦地哈德罗卡茨打了50多次电话,最终游说成功,并以出资份额的2.5%的1250万美元收购了76人10%的股份出任总裁,斯奈德为大股东。

在收购成功的发布会上,克罗斯露出狂放不羁的一面。正常人在这种场合,力求端庄稳重,但克罗斯是谁,哪在乎这些条条框框。只见他从座位上弹起,仰头发出猿人一般的嘶吼,边高喊着:I feel great,边走上台。

这句口号也有典故,是他当年做体育电台时的slogan,而且有趣的是,他要求电台听众在打来热线电话时,第一句话必须高喊这个口号,否则会被克罗斯直接挂掉。

还有一次,克罗斯参加选秀抽签大会的电视直播,所有人都在关注状元签会花落谁家。结果揭晓,是76人,克罗斯按捺不住地狂喜,全然不顾周围惊诧、鄙夷的目光,38岁的人像个孩子一样蹦蹦跳跳地与身边人击掌拥抱,再加上他短发山羊胡的造型,很难不引人注目。

进入直播厅前媒体劝他不要过度亢奋、要低调,他早抛之脑后了。当时这一幕,艾弗森就坐在家里电视机前看得清清楚楚结结实实,他对克罗斯的初印象就是此人活脱儿就是白色花花公子。

艾弗森能够来到76人,克罗斯居功至伟。他先要物色一名满意的总经理,时年42岁的前开拓者球员主管布拉德·柏林伯格进入眼帘,此人熟稔NBA的上上下下,是NBA的百事通兼细节狂魔,这些都被克罗斯相中。在面试的最后,克罗斯问格林伯格,将状元签交给你,你选谁?答曰:阿伦艾弗森。克罗斯特别满意。

克罗斯从来没见过艾弗森,他决定要和艾弗森见上一面,他想知道这位年轻人到底有何魔力可以让所有人交口称赞。他们约在靠近费城机场的大使套房酒店大堂见面,当克罗斯和格林伯格如约而至时,从220公里外的首都乘一个小时飞机赶到这里的艾弗森已经等候多时,克罗斯看见一个娃娃脸的孩子戴着运动耳机裹着肥大的外套蜷缩在沙发里睡着了,克罗斯把他摇醒,自报家门后,没有任何过度和虚与委蛇,直接开门见山跟艾弗森聊起了艾弗森一生的污点——保龄球馆事件。

艾弗森平静回答:“是有人用了一个N开头的单词,但是我没理他,在斗殴开始前我就离开了。”

此次会面结束的当天下午,克罗斯和格林伯格带艾弗森来到了76人的训练馆试训,试训结果令格林伯格十分满意。接着在克罗斯授意下,他又去了乔治敦大学同老教练汤普森面谈。汤普森说他认为艾弗森绝对不是冥顽不化之辈,而是一个可造之材,像橄榄球运动员一样坚强,他会赢得队友们的爱戴。

格林伯格又去伊利诺伊大学见曾经带领艾弗森参加过世界大会的教练朗·克鲁格。他认为艾弗森是他见过的最有才华的控卫,斗志旺盛,但很难与没有斗志的队友相处。

有两位名教练背书,应该放心了吧,并没有,76人队请了心理专家写了观察报告,报告上的文字偏负面,说艾弗森情绪不够稳定,容易成为更衣室不安定因素云云。但艾弗森的天赋实在诱人,76人名宿奇克斯跳出来又把艾弗森大夸特夸了一番,克罗斯决定再秘密试训艾弗森一次,艾弗森这一回依然高水准输出,令人满意,克罗斯拍板,就这小子了。

克罗斯在76人做了5年总裁,之后因为股权问题离开。这期间他有什么贡献呢?其实作为总裁,克罗斯不见得对篮球有多么热爱,这可能只是骨子里热爱冒险的他挑战的项目之一,他也许只是在试探自己的边界还能到达什么领域。

所以,一不能上场得分,二不能临场指挥,论贡献,肯定首先想到的是教练和球员,老板仿佛并没有被很多人提及。类似他以自己独特的人格魅力和死不服输的性格重新点燃了球迷的激情,让76人又找回了自豪感和赢球的传统的概括总是太笼统和一厢情愿,毕竟球迷都是冲着艾弗森来的,甚至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克罗斯是谁。

克罗斯没有完成几笔像样的交易,成就之一是说服拉里-布朗成为球队的主教练,而且在调和拉里布朗和艾弗森的关系上发挥过重要的作用。但正如克罗斯的伯乐施奈德所说的一样:“帕特克罗斯具有独特的人格魅力,这是任何人都无法代替的。至少他在任期间,球队是稳步上升的,而且打进过一次总决赛。军功章里有克罗斯一半。

但其实降服艾弗森才是克罗斯遇到的最大挑战。艾弗森当初年轻气盛桀骜不驯,根本不把谁放在眼里,他的嚣张真的不只是说说而已,尤其初入联盟,状元及第,钞票流水一样进入口袋,又流水一样花出去,乍富的年轻人难免膨胀,又没怎么接受过文化教育,在做人做事上难免乖张。当初外界对他评价两极分化,爱的爱死,恨的恨死。在艾弗森纪录片的开头,几位黑人孩子直截了当,喜欢他的球技,但不喜欢他的某些言行。

艾弗森在名人堂演讲里说到,克罗斯最令他值得感激的地方就是克罗斯对他充满了爱和信任,他曾经那么的那么的混账,克罗斯也没有抛弃他。

实际上,艾弗森也曾处于被交易的边缘,一次艾弗森再次缺席训练激怒了克罗斯,克罗斯立刻打电话给艾弗森当头棒喝,给了一个交易警告,艾弗森识趣,乖乖收敛。

克罗斯作为总裁,多数时候对艾弗森的纵容,总有舐犊情深的意味,但艾弗森当初玩说唱,歌词写得一塌糊涂,克罗斯居然第一个跳出来大骂恶心。那张专辑因被抵制太多,没有发行。相爱相杀,大概如是。

一个从来不规矩的人妄想让另外一个同样不规矩的人规矩些,注定是要失败的,克罗斯尊崇自由主义,他从来就没想过要改造艾弗森,你是什么样子就什么样子,尽量做自己就好,但在老板任上也不会任由你野蛮生长,适当的打压和控制也是必要的,但不会让你连根拔起成为另外一个版本的人,双方在这段关系里甘之如饴,才是对刺头球员最成功的改造。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